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·岳阳县>> 政务动态>> 县外媒体看巴陵>> 正文内容

【红网】屠宰工人刘仲虎:守护舌尖上安全的夜行人

来源:岳阳县新闻网责任编辑:荣娟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24日浏览次数: 打印文章
将此文分享到:

屠宰工人刘仲虎:守护舌尖上安全的夜行人

屠宰准备工作

屠宰工人刘仲虎:守护舌尖上安全的夜行人

将猪进行倒挂 点红

屠宰工人刘仲虎:守护舌尖上安全的夜行人

刮毛

屠宰工人刘仲虎:守护舌尖上安全的夜行人

猪肉零卖

屠宰工人刘仲虎:守护舌尖上安全的夜行人

刘仲虎

红网岳阳县分站3月23日讯(记者 许伟军 谌良柱 袁颖)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猪肉成为了寻常百姓家餐桌上的日常食品。人们在尽情享受美味佳肴的背后,离不开一群披星戴月、昼伏夜出、默默奉献的屠宰工人,他们每天都得忍受难闻的气味、面对血腥的场面、适应生活作息的无常、克服工作环境的恶劣。他们将经过检疫的生猪宰杀,然后分销给县城内各大市场、饭店、学校以及超市,确保县城范围有新鲜肉可买、市民有放心肉可吃。

40岁的刘仲虎是县屠宰场屠宰工人中的一位,自1995年入行至今,他干这一行已经22年了,相比场里其他屠宰工人来说,他的工龄并不是最长的。初春飘着雨的凌晨,记者一行在屠宰场门口见到了步履匆忙、精神矍铄的他。

刘仲虎家住在荣家湾镇三一一附近,今天凌晨他2:20起床,简单收拾后,2:40出门,赶到位于文胜老街的屠宰场刚好是3点。此刻,屠宰场外万籁俱寂,人们还留恋在温柔的梦境,而车间内却灯火通明,猪叫声此起彼伏。

我们跟随刘仲虎的步伐进入到屠宰场,宰杀场是上世纪90年代兴建的砖瓦结构平房,条件简陋、四面透风,尽管已是初春,凌晨时刻却也寒气逼人。刘仲虎说,为了干活方便,即便在滴水成冰的天气,他也从不戴手套。

刘仲虎是杀猪组的组长,每天第一个到场,清点刀具、挂钩、手架的数量是开工前必做的准备工作。锋利的杀猪刀、尖锐的钩子、刮刀是他的“兵器”,点红、打烫锅、刮毛、开腔、开边、割除淋巴……是他必过的每道工序。

他既是组长,也是机动人员,哪个环节比较忙,他就赶紧上去搭把手,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他对此项工作游刃有余,每项程序他都烂熟于心:点红时,要把刀准确地插入颈脖两根排骨中间的夹缝中,才能一步到位;打烫锅要给猪整个儿翻遍身;刮毛要从上至下来;淋巴首先要割掉脖子那里……。一早上忙碌下来,他显得有些气喘吁吁。

早早的,超市、学校和市场的采购员、屠夫就已经等在了屠宰场外面,等着将最新鲜的猪肉拖走,尽早开始一天的忙碌。

干活过程中,每一个环节、每一道程序都需要细致且快速,“我们手粗但是心很细,每一处都不能出错,出错自己受伤还要耽误别人的功夫哩。”刘仲虎一边忙着给猪刮毛一边跟我们聊着。

屠宰场使用的是机械化倒挂屠宰,时间一到,一头头肥硕的生猪嚎叫着被赶进屠宰间狭窄的运送通道内,在输送带下,师傅用锁链将生猪的脚锁好,再将它们倒挂起来,运送到放血师傅的位置。这个过程需要工人们齐心协力把一头头待宰的生猪合力倒挂,这是一个“七分靠技巧,三分靠力气”的活儿,前蹄、后蹄、猪尾、猪身……谁负责抬哪个部位,刘仲虎和同事早已经熟练分工好。

工作一开始,就能够在数秒时间内快速、准确的站到属于自己的“老”地方,然后各个环节分工协作。这样一来,工人们省时省力的同时,杀出来的猪肉也更加白净,不像传统的屠凳平躺杀出来的猪肉带着腥红。

传统的杀猪手艺是个又脏又累的苦差事,近年来经济体制转型的大背景下,物价大幅上涨,但是收入相比九十年代而言却并没有涨多少,仅凭工资的话,一家人六口温饱问题都很难维持。现在场里同事都是40~60岁,年轻人的身影很难再看到。刘仲虎也想过转行,多种原因却让他无奈,但他显得较为乐观。

“整天跟猪打交道,头发里、衣服上沾满了臭味。在家里,我们衣服都是隔开来洗,不然小孩的衣服都要被浸臭。”一旁刘仲虎的同事打趣地跟我们说:“每天跟猪在一起,早上回家身上的味道,老婆都嫌,不肯让我钻进被窝”。

入行的8000多个日夜里,刘仲虎除了患病会偶尔请假休息外,再也没有休过半天班,越是节假日,他们越忙。他笑着说:“休一天班,就少了一天的工资钱。”在这个计数算工资的地方,没有底薪,工人们每杀一头猪拿9块钱的工资,旺季每人一个月能拿1200元,淡季时候一个月只能拿700元左右。少上一天班,意味着这一天的工资收入为零。一家人吃饭,俩个孩子上学,都让刘仲虎对工作不敢有丝毫怠懈。

6:30分,刘仲虎已吃过早餐。一个小时前,他就完成了场里的全部工作。为让家庭生活宽裕,勤劳的他还得马不停蹄继续自己下一个的工作——猪肉零售。

每天他拉来半头或一头猪肉,到311菜市场进行零卖。为了方便,他在菜市场将一个20多平米的门面租下用于经营,四楼就是他的家。他说:“生意有时候还可以,刚过完年这段时间要差些,别人家里都有肉,出来买的少。”

中午12点左右,猪肉卖的差不多了,刘仲虎开始清理店铺,结束一上午的生意。

上楼吃过午饭,稍作休息,他开始出门去附近的镇子或村里转一圈,看能不能收购到几头中意的猪。

晚饭后是他最惬意的时间,饭后的两个小时里是他一天中唯一与家人的交流时间,忙里偷闲的他可与家人坐在一起静静看会儿电视,由于第二天凌晨要早起,他通常8点多就睡了。

在我县积极进行“六城同创”的今天,食品卫生安全被摆到了突出位置,肉类的制作、生产、流向、检疫越来越被重视,要求越来越严格,对刘仲虎和他的同事们而言,意味着这份责任越来越重。收入微薄、工作清苦,在刘仲虎身上,我们看不到太多的欲望,仿佛劳动能带给他快乐和稳重,他把名利看得淡然,也无法割舍与这份工作结下的几十年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