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·岳阳县>> 政务动态>> 县外媒体看巴陵>> 正文内容

【红网】大山深处的苦行者

记月田镇邮政支局投递员徐永辉

来源:红网责任编辑:荣娟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3日浏览次数: 打印文章
将此文分享到:

大山深处的苦行者

给乡亲送报纸

大山深处的苦行者

徐永辉走在泥泞的山路上

信客为远行者们效力,自己却是最困苦的远行者

---余秋雨

他风雨兼程,无论邮路荆棘密布还是险象环生,14年走了40多万公里,可绕地球10圈;

他一丝不苟,无论是投递报刊还是收发信件,14年邮件送达准确率、及时率100%;

他就是被当地村民称为“大山苦行僧”的月田镇邮政支局的乡村投递员徐永辉。14年山村投递路,徐永辉把它走成了和乡亲们的连心路,他将邮件送到百姓家门口,也将“满意”送到了群众心坎上。

那山 那人

“一条路、十八弯、望几回、沟连山”——这是月田花苗地区路况的真实写照。这里地处岳阳、平江、通城三县交界处,山路陡峭,蜿蜒崎岖,是岳阳县最为艰苦的山区投递路段之一。

早上七点,徐永辉准时出现在月田镇邮政支局,他熟练地将报刊邮件按压平整,依线路重新分类捆扎,然后绑在自己多年的“老伙伴”---一辆有些旧摩托车上。在仔仔细细的检查核对确认无误后,徐永辉开始了一日的行程。

从镇中心出发一路向东,道路由平整的柏油路逐渐转到了曲折的山路,慢慢地又变成了陡峭的坡路,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雾气弥漫在大山之间,就像一层薄纱笼罩着山林,可这仙境般的迷人景象却布满荆棘,路的尽头还有路,山的那边还是山,由于能见度不足十米,徐永辉不得不放慢车速,小心翼翼向前驶。为了安全,一路上徐永辉都要多按几声喇叭。遇上急弯,他就下车推着前行,一步又一步蹒跚拉着沉甸甸的货物使劲向上爬。

记者心疼地问起:“环境这么恶劣,危险重重,你不怕吗?”

徐永辉笑着摇摇头:“翻山越岭习惯了,这山路哪些地方有急弯,哪个地方上坡多,我都清楚。经常有比这更糟糕的时候,虽然有些危险,但一想到乡亲们需要我,也就不怕了!”老徐眉角一扬,回忆起往事。

2008年初,一场罕见的大雪冰封大地。腊月廿七日,还有两张汇票和一个包裹必须送出,汇票是白石村的,包裹是钟山村的,两村遥遥相对,海拔都在800米以上,山高路陡,天寒地冻,怎么办?眼看着年关将近,想到乡亲们着急等钱过年,徐永辉牙关一咬,在雨鞋上缠一草绳,摩托缠满铁链,迎着刺骨的寒风便出发向山里开去,雪下得很大,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路,一片白茫茫的山野中,唯有他一个身影。尽管小心翼翼,但由于雪天路滑,一路上徐永辉还是接连摔了好几跤。再后来,车实在走不动了,他只好把摩托停在路边,选择步行,从一旁的树上折了根树枝当拐杖撑着走。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,终于来到白石村山脚下陈春香的家。徐永辉把汇票从口袋中掏出来,待老人办好手续、签字确认后,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他事先准备好的2000元钱,让原本对取兑汇款有些犯愁的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:“这天气您怎么来了,让我说什么好,这可真帮了我大忙,没冻坏吧,快来屋里烤烤火!”喝上两位老人递上的一杯茶,一股暖流顿时涌遍了全身。徐永辉淡淡回忆起往事儿,一脸自豪。行车路途中的艰辛,烟消云散。

本分 情分

山外,几乎很少有人认识徐永辉,山里,几乎没有人徐永辉不认识。“一封信一段情”,对于村民们来说,徐永辉传递的是山里山外的亲情,是接触外界的“桥梁”,一来二去,他和乡亲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村民们对他的人品很是信任。

“老徐,稍等下。我家孙子奶粉快没了,明天上山给我捎上一罐吧!”在山腰送包裹时,徐永辉被杨奶奶叫住。“好嘞,记住了,明天一定带上来。”徐永辉满口应承下来。山里物资匮乏,交通不便,日常生活用品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采购,既费钱又费时。村民出一趟山不容易,所以经常请徐永辉帮忙带东捎西,他总是乐意接受,有求必应,从不嫌烦。自打2004年韩段村韩幼平委托他交第一笔话费后,现在整个花苗段30%的话费都是由他帮忙代缴的。更有退休老师陈国治、杨晚秋、陈劲松、刘炎初四位老人,每个月工资都是他帮着代领。

“十几年下来,没白少跑路和贴钱吧?”记者疑惑问。

“账不能这么算!大家找我是信得过我,干好本职工作是本分,工作以外是情分,乡亲们不把我当外人,我也要把乡亲们当家人。”徐永辉说。

徐永辉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有三个本子,一个记录服务三农:种子、农药、肥料;一个记录乡亲们委托带的物品;一个记录乡亲代交的生活费。随着通讯发展,徐永辉还建立了便民服务花苗微信群。

“老徐,来啦,快进屋坐坐!”下雨天担心徐永辉行车安全,74岁退休老师杨黎波早就站在门外等上了一阵,徐永辉连忙从车上取下报纸,杨黎波则伸出手掸了掸老徐身上的雨水,每星期徐永辉都为杨黎波送3份《环球时报》,这样的“约定”坚持了13年,从无间断,见徐永辉婉拒进屋休息,杨黎波连喊着妻子泡一壶热茶让徐永辉捎在路上喝。“我几天不见书记镇长没关系,但是我不见徐永辉感觉闷得慌哦!”杨黎波乐呵呵说道。

一身墨绿色的衣服、一句热情的问候、一路爽朗的笑声,连同熟悉的摩托车“嘟嘟”声,都成了村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山里村民已经离不开他了,对待徐永辉他们就像对待亲人一样,每次送邮件途中,他常会被乡亲们邀去喝茶吃饭。“早上六点多出门,晚上经常九、十点才回家,我老婆常担心我会饿肚子,其实根本不会,你看老乡们多热情啊!”徐永辉憨厚的笑着说道。徐永辉说这话是有底气的,他所投递的这片区域,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。长年累月行走在山里头,就连每家养的狗对他都很熟悉,每次见到他到来,就摇起尾巴,一路跟随,凝视的眼神像行注目礼般。

邮路 心路

徐永辉是土生土长的月田镇新庄村人,2003年,时年32岁的他,通过招聘的方式进入了月田镇邮政支局,从此开始了他的邮递员生涯。

成为邮递员的14年来,他的投递足迹踏遍红光、花苗、改岗三个村的各个角落,服务3000余户,1.6万群众,服务面积近70平方公里。日行80公里的山路, 14年累计路程40多万公里,相当于绕行地球10圈。

14年当中,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工作上,很少能够照顾家人,父母年事已高,和他们住在一起,但基本上大小生活琐事,全靠妻子一个人操劳。去年腊月,将近80岁高龄的母亲在家门口摔了一跤,额头磕在水泥地面,鲜血直流,但是他是全家人当中最后一个赶到的。每每提及此事,徐永辉的头都会低下去,感觉特别愧疚。

“最初做这份工作只是为了养家糊口,现在更多的是感到一份责任,不能辜负村民们对我的信任”。如果仅仅为了一个饭碗,徐永辉或许早就坚持不住了,让他最终坚持下来的是这条邮路传递给他的责任和使命。“在山里干邮递员是件苦差事,除了辛苦,更难熬的是寂寞,年轻人有文化,愿意在外多攒点钱,不愿来这。我也曾动过不干的念头,可一看到乡亲们拿到信件、包裹、汇款时开心的笑脸,我又坚持下来了”。

“一年要穿坏八九双鞋,不到10年,摩托车也骑坏4台!”徐永辉感叹到。

平凡的工作,普通的人,14年的行走,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,只有听惯了的空谷足音。车轮丈量着山道,邮路交织着心路,徐永辉觉得他是快乐的。开着摩托车吹了一天的风,徐永辉眼睛红红的...

为了表彰徐永辉扎根大山、甘于奉献的精神,湖南省邮政局将月田镇花苗段邮路命名为“徐永辉邮路”。单位考虑徐永辉年纪大了,有意将他调整到相对轻松的岗位上,他却婉言谢绝了,他舍不得这一方土地,舍不得这一方百姓。他说,这条邮路把乡亲们和外面的世界连在了一起,也把他同乡亲们连在了一起,他会一直干下去,直到干不动为止·····”